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 纸本、手卷 34.7×497.6cm,书法长卷分割图片8张。
此卷引首有罗廷琛所书“元鲜于伯机书石鼓歌真迹,岳雪楼藏”数字,从中可知,此卷曾经“岳雪楼”收藏过,即为清末大收藏家孔宙(字炽庭)收藏过,卷尾有清初“四大鉴藏家”之一曹溶所题写的跋语,曾经他收藏过,其身价倍增。其后又有孔宙的题跋,说明此卷经过清代二个大收藏家的收藏,其价更不虚传。孔宙的藏品经由他的儿子孔广镛、广陶编著的《岳雪楼书画录》五卷出版。广镛号怀民,其弟广陶字鸿昌,号少唐,广东南海人。清咸丰、同治(1851-1874)间人,其父宙编修,嗜好书画,收藏甚富。孔氏兄弟笃守家业,复增购不少,遂将家藏书画著录汇编成书,书前有咸丰十一年(1861)陈其锟叙和黎兆棠序。录自唐人写经,终于明末,按时代为序,共一百三十九件,所收作品中颇多历代名迹。此件即为其中重要藏品之一。

1999年10月31日该卷现身于香港苏富比拍场,预估价为250万~300万港元,以684万港元成交;2004年6月26日再度由北京翰海推出,採估价待询,由人民币700万元起拍,最终以人民币4,620万元成交,打破了宋米芾《研山铭》手卷3300万元的中国书画第一高位的纪录,高居书法拍卖排行榜的首位。

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

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

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

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

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

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

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

鲜于枢草书书法欣赏《韩愈石鼓歌》

鲜于枢墨写《石鼓歌》传世有两本,一部作于元大德五年(1301),现存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,其二为本卷,乃鲜氏书艺成熟期的完美之作,其纸墨品相完洁,较“大都会本”的绝笔之作,更胜一筹。明书家、文学家陆深题跋言道:“石鼓文字奇也,韩此诗又奇,困学书此,力与之敌,又奇也。”如此评价可谓相当中肯。明清以来,此本流传有绪,上钤“鲜于”、“困学斋”印,明人陆深、曹溶、清人罗天池、孔广陶、胡璧城等十数家跋及钤印,并著录于卞永誉《式古堂书画汇考》、孔广陶《岳雪楼书画录》、《中国书法大成》第四册等六部书画汇编著作。

韩愈的《石鼓歌》原文:
张生手持石鼓文,劝我试作石鼓歌。少陵无人谪仙死,才薄将奈石鼓何。
周纲凌迟四海沸,宣王愤起挥天戈。大开明堂受朝贺,诸侯剑佩鸣相磨。
搜于岐阳骋雄俊,万里禽兽皆遮罗。镌功勒成告万世,凿石作鼓隳嵯峨。
从臣才艺咸第一,拣选撰刻留山阿。雨淋日炙野火燎,鬼物守护烦呵。
公从何处得纸本,毫发尽备无差讹。辞严义密读难晓,字体不类隶与蝌。
年深岂免有缺画,快剑砍断生蛟鼍。鸾翔凤翥众仙下,珊瑚碧树交枝柯。
金绳铁索锁钮壮。古鼎跃水龙腾梭。陋儒编诗不收入,二雅褊迫无委蛇。
孔子西行不到秦,掎摭星宿遗羲娥。嗟余好古生苦晚,对此涕泪双滂沱。
忆昔初蒙博士征,其年始改称元和。古人从军在右辅,为我度量掘臼科。
濯冠沐浴告祭酒,如此至宝存岂多。毡包席裹可立致,十鼓只载数骆驼。
荐诸太庙比郜鼎,光价岂止百倍过。圣恩若许留太学,诸生讲解得切磋。
观经鸿都尚填咽,坐见举国来奔波。剜苔剔藓露节角,安置妥帖平不颇。
大厦深檐与覆盖,经历久远期无陀。中朝大官老于事,讵肯感激徒妍婀。
牧童敲火牛砺角,谁复著手为摩挲。日销月铄就埋没,六年西顾空吟哦。
羲之俗书趁姿媚。数纸尚可博白鹅。继周八代争战罢,无人收拾理则那。
方今太平日无事,柄任儒术崇丘轲。安能以此上论列,愿借辩口如悬河。
石鼓之歌止于此,呜呼吾意其蹉跎。”